五個有意思的心理效應

瀏覽

心理效應或原理,是指大多數人在相同的情況下或對某種相同的刺激,產生相同或相似的心理反應的現象,它具有普遍性,也具有差異性。對這些原理進行認真的學習和思考,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。偶們來看看5個有意思的心理效應:

1、鳥籠效應

人們會在偶然獲得一件原本不需要的物品的基礎上,繼續添加更多與之相關而自己不需要的東西。

掛一個漂亮的鳥籠在房間里最顯眼的地方,過不了幾天,主人一定會做出下面兩個選擇之一:把鳥籠扔掉,或者買一只鳥回來放在鳥籠里。這就是鳥籠邏輯。過程很簡單,設想你是這房間的主人,只要有人走進房間,看到鳥籠,就會忍不住問你:"鳥呢?是不是死了?"當你回答:"我從來都沒有養過鳥。"人們會問:"那么,你要一個鳥籠干什么?"最后你不得不在兩個選擇中二選一,因為這比無休止的解釋要容易得多。鳥籠邏輯的原因很簡單:人們絕大部分的時候是采取慣性思維。所以可見在生活和工作中培養邏輯思維是多么重要。

2、瀑布心理效應

信息發出的時候心理比較平靜,但傳出的信息被接受后卻引起了不平靜的心理,從而導致態度行為的變化等。就像瀑布一樣,上游平平靜靜,而遇到了某一峽谷即會一瀉千里。

“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”很好地詮釋了這個效應。有時候我們會遇到一種情況,在談話過程中他人很無意的一句話卻傷害到了其他人的感情,這個時候信息接受者的情況可能會像瀑布一般一瀉千里,直流而下。所以,有時候我們都記不清楚為何和某人就成為了死對頭,自己都不太清楚緣由。所以,無論是和陌生人、同事、朋友之間,謹言慎行,注意說話分寸是你處理好人際關系的重要因素。

如果避免瀑布效應的發生?談話的禁忌和分寸要非常注意。無論是什么人什么場合,有幾種話題絕不能在場面上說出來,例如:自己的隱私、別人的隱私、他人的家人、痛處、過往、傷心事、健康問題;同時,應當避免陷入爭議性的問題,尤其是一些根本爭不出對錯好壞的問題,同時,不要隨意地評價他人。一些總是拿他人的痛處作為幽默的佐料,實際上,雖然他人開口一笑,卻對你已經無心顧及。每個人都喜歡和說話有分寸和涵養的人接觸,這是增加人際黏性的關鍵。不要非黑即白,絕對化的語言是引起他人反感主要來源之一,因為無論你站在哪個極端,你對面的人都一定會有和你相反或是處于中間地帶的人。照顧他人自尊心以及維護好自己的自尊心,涵養的其中之一就是不要揭人短處,因為一旦你涉及到他人自尊心,這種關系裂縫可能是沒法彌補的。同時,不要過于諂媚獻殷勤,因為你有可能得到了當事人的喜愛卻會失去一個大環境對你的支持。

3、破窗效應

有個現象叫做"破窗效應",就是說,一個房子如果窗戶破了,沒有人去修補,隔不久,其它的窗戶也會莫名其妙的被人打破;一面墻,如果出現一些涂鴉沒有清洗掉,很快的,墻上就布滿了亂七八糟,不堪入目的東西。一個很干凈的地方,人會不好意思丟垃圾,但是一旦地上有垃圾出現之后,人就會毫不猶疑的拋,絲毫不覺羞愧。這真是很奇怪的現象。 心理學家研究的就是這個"引爆點",地上究竟要有多臟, 人們才會覺得反正這么臟,再臟一點無所謂,情況究竟要壞到什么程度,人們才會自暴自棄,讓它爛到底。任何壞事,如果在開始時沒有阻攔掉,形成風氣,改也改不掉,就好象河堤,一個小缺口沒有及時修補,可以崩壩,造成千百萬倍的損失。 犯罪其實就是失序的結果,紐約市在80年代的時候,真是無處不搶,無日不殺,大白天走在馬路上也會害怕。地鐵更不用說了,車廂臟亂,到處涂滿了穢句,坐在地鐵里,人人自危。我雖然沒有被搶過,但是有位教授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,敲了一記悶棍,眼睛失明,從此結束他的研究生涯,使我多少年來談虎變色,不敢只身去紐約開會。最近紐約的市容和市譽提升了不少,令我頗為吃驚,一個已經向下沉淪的城市,竟能死而復生,向上提升。 因此,當我出去開會,碰到一位犯罪學家時,立刻向他討教,原來紐約市用的就是過去書本上講的破窗效應的理論,先改善犯罪的環境,使人們不易犯罪, 再慢慢緝兇捕盜,回歸秩序。 當時這個做法雖然被人罵為緩不濟急,"船都要沉了還在洗甲板",但是紐約市還是從維護地鐵車廂干凈著手,并將不買車票白搭車的人用手銬銬住排成一列站在月臺上,公開向民眾宣示政府整頓的決心,結果發現非常有效。 警察發現人們果然比較不會在干凈的場合犯罪,又發現抓逃票很有收獲,因為每七名逃票的人中就有一名是通緝犯,二十名中就有一名攜帶武器,因此警察愿意很認真地去抓逃票,這使得歹徒不敢逃票,出門不敢帶武器,以免得不償失、因小失大。這樣紐約市就從最小、最容易的地方著手,打破了犯罪環結(chain),使這個惡性循環無法繼續下去。

4、責任分散效應

1964年3月13日夜3時20分,在美國紐約郊外某公寓前,一位叫朱諾比白的年輕女子在結束酒巴間工作回家的路上遇刺。當她絕望地喊叫:"有人要殺人啦!救命!救命!"聽到喊叫聲,附近住戶亮起了燈,打開了窗戶,兇手嚇跑了。當一切恢復平靜后,兇手又返回作案。當她又叫喊時,附近的住戶又打開了電燈,兇手又逃跑了。當她認為已經無事,回到自己家上樓時,兇手又一次出現在她面前,將她殺死在樓梯上。在這個過程中,盡管她大聲呼救,她的鄰居中至少有38位到窗前觀看,但無一人來救她,甚至無一人打電話報警。這件事引起紐約社會的轟動,也引起了社會心理學工作者的重視和思考。人們把這種眾多的旁觀者見死不救的現象稱為責任分散效應。對于責任分散效應形成的原因,心理學家進行了大量的實驗和調查,結果發現:這種現象不能僅僅說是眾人的冷酷無情,或道德日益淪喪的表現。因為在不同的場合,人們的援助行為確實是不同的。當一個人遇到緊急情境時,如果只有他一個人能提供幫助,他會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的責任,對受難者給予幫助。如果他見死不救會產生罪惡感、內疚感,這需要付出很高的心理代價。而如果有許多人在場的話,幫助求助者的責任就由大家來分擔,造成責任分散,每個人分擔的責任很少,旁觀者甚至可能連他自己的那一份責任也意識不到,從而產生一種"我不去救,由別人去救"的心理,造成"集體冷漠"的局面。如何打破這種局面,這是心理學家正在研究的一個重要課題。

5、習得性無助實驗

習得性無助效應最早有奧弗米爾和西里格曼發現,后來在動物和人類研究中被廣泛探討。簡單地說,很多實驗表明,經過訓練,狗可以越過屏障或從事其他的行為來逃避實驗者加于它的電擊。但是,如果狗以前受到不可預期(不知道什么時候到來)且不可控制的電擊(如電擊的中斷與否不依賴于狗的行為),當狗后來有機會逃離電擊時,他們也變得無力逃離。而且,狗還表現出其他方面的缺陷,如感到沮喪和壓抑,主動性降低等等。狗之所以表現出這種狀況,是由于在實驗的早期學到了一種無助感。也就是說,它們認識到自己無論做什么都不能控制電擊的終止。在每次實驗中,電擊終止都是在實驗者掌控之下的,而狗會認識到自己沒有能力改變這種外界的控制,從而學到了一種無助感。人如果產生了習得性無助,就成為了一種深深的絕望和悲哀。因此,我們在學習和生活中應把自己的眼光在開闊一點,看到事件背后的真正的決定因素,不要使我們自己陷入絕望。


精彩文章